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乌鲁木齐侦探 > 新闻资讯 >

乌鲁木齐侦探公司|为了见她我被隔离了三次

乌鲁木齐侦探公司|为了见她我被隔离了三次

朱海和女友交往两年了,一个在湖北罗田,一个在江西南昌。他们没把恋情告诉双方家人,想着等时机成熟,再给父母一个惊喜。

 

女友曾问过朱海,你为什么爱我?朱海憨厚地笑着,答,说不出来为什么爱你,但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你也是我不爱别人的理由。

 

春节前夕,朱海早早回到老家罗田,女友也回到了南昌,两地相距300公里,两人相思比梦长。

 

腊月27,女友撒娇,说真想你出现在我身边。朱海热血上头,当即网上订了次日车票,准备好好陪女友过个春节。

 

腊月28,朱海对家人称要去外地同学家玩几天,起了个大早,背着简单行囊,从罗田坐公交车到了黄州火车站,上了动车,11点多钟到达南昌。

 

女友早早在出站口候着了,小情侣相见,分外甜蜜,牵着手有说有笑出了站,坐车到了南昌市高新区,用朱海的身份证登记入住了一家宾馆。

 

宾馆距女友的家只有800米,女友并不想让家人知道朱海的到来,她每天早上从家中出来,到宾馆陪朱海,晚上九点再回去。接下来的两天半时间,两人甜蜜着,也憧憬着,谈的最多的,是对未来日子的规划,幸福像个热气球,外表鲜艳,动力火热,正缓缓向他们飘过来。

 

彼时,疫情已在武汉发生,整个湖北省内风声鹤唳,形势一天比一天吃紧,但风暴眼之外的江西还算平静,境内还没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所以,湖北人朱海安心住在宾馆,一切正常,无人关注,也无人盘问。

  

突然的变化发生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女友没有在家看春节联欢晚会,早早就到宾馆陪朱海守夜,看电视消磨时光,春晚临时插进一段全民抗疫的诗朗诵,朱海的心情突然变得沉重,担忧地说,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武汉今天已经封城了,要不然我明天就回老家吧,怕晚了回不去了。女友也慌张了,答应明天送他返程。

 

“咚咚咚”,正在这时,响起沉重的敲门声,说是要查房,能隐约听到门外人声嘈杂,很显然不止一个人。

 

打开门,是酒店工作人员和两名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说是要查体温,重点是对湖北过来的旅客。看着对方身上的白色防护服、口罩和护目镜,朱海脑袋嗡地一声大了,突然想到《生化危机》,刚才从电视上看到的惊耸场景,现在实实在在出现在他面前,等着他亲身去体验。

 

测量了朱海的体温,由于房间内空调一直开着,室温较高,朱海的体温测出了37.4度。工作人员看着温度计,立即紧张起来,很客气地提出要带他到当地指定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如果一切正常,会马上放他回来。

 

朱海和女友顿时懵逼了,但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在女朋友安抚下,朱海乖乖地配合工作人员上了车,一路往医院风驰电掣而去。

 

到了医院,全副武装的医务人员给朱海重新检测体温,做了抽血化验,拍了CT胸片,一通忙下来,已经转钟,跨年夜就这样过去了。好在所有检测结果正常。

 

防疫人员要求他晚上回原来的酒店住,明天一早会安排他去隔离点,说这是上级要求,也是战备级的要求,所有湖北过来的人都要经过这个程序。可能是怕他擅自脱离管控,一名防疫人员还告诉朱海,已经采集了他所有的信息,他在江西境内的所有行动路径都会留下记录,你别想溜了。

 

工作人员太忙了,掉头又去执行别的摸排任务,朱海被扔在医院大厅,没人管了。他走出医院,寒气袭人,空空荡荡的大街上空无一人,的士也一夜之间没了踪影,偶尔有一辆救护车急驶过去,居民区灯火或明或暗,也无一例外地沉寂,毫无过年的气氛。

 

朱海只能绝望地自己往回走,好在手机还有电,打开导航,他在黑夜中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才没有迷路。那天夜里,他步行十多公里,回到酒店时,已是凌晨四点多钟。

 

在朱海25年的人生履历中,这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大年三十。

 

 

图片
2
图片

 

 

大年初一早上,果然有防疫人员上门,带朱海去了隔离点。

 

也是一家酒店,看得出规模较大,也上档次,但现在气氛紧张,门口不是侍者,而是几名警察值岗,同样包裹严密,对每一名进来的人如临大敌。这是南昌市西湖区的隔离点。

 

朱海被带到6楼安顿下来,原来这一层早已经住了不少人,全是“九头鸟”湖北人,其中不乏黄冈人,听着熟悉的乡音,朱海心情放松了不少。

 

工作人员态度还不错,吃住都是免费,一天三餐有专人送到房间,很准时,早餐9点,中餐12点,晚餐5点,营养也有保障,有荤有素,管饱,还发口罩。朱海在这住了14天,他索性安下心来,该吃吃,该喝喝。疫情来袭,全国人民一家亲,他并没有感到在异乡的孤独。

 

14天后,隔离时间已到,防疫人员将朱海送到医院检测,身体无异样,防疫部门给他发了一张隔离期满、身体健康的证明,告诉他可以离开隔离酒店了。朱海激动得差点跳起来,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匆匆忙忙赶往南昌火车站,倒抽一口凉气,到处是全副武装的防疫工作人员和军人,四周贴着禁运、禁行公告,原来,南昌开往武汉和湖北的火车全部停了。他怀着一线希望,赶到长途汽车站,结果同样如此。

 

茫然中,他又返回到火车站,想碰碰运气,看有没有路经湖北的火车,只要能回到湖北,就离罗田的家近一步了。

 

他打工作人员打听了一圈,得知开往武汉和湖北方向的火车基本都停了,他离开了火车站,沿着周边街区走,想先找间宾馆住下来。在街角,他发现一个流浪老人,把手中仅有的几个面包和水送给了老人。

 

朱海走了一上午,路经20几家宾馆酒店,别人一听他来自湖北,竟没有一家敢收留他。他想买点吃的,却没有找到一家开门营业的。街上人迹稀少,城市停止了转动,他又累,又渴,又饿,加上那种“呼吸都会传染”的恐惧,让他心底深处泛起寒意。

 

这时,父亲打来了电话,问他的情况,他怕家人担心,只说还住在宾馆里,吃的好住的好。

 

挂断电话,他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图片
3
图片

 

 

到了下午,朱海终于发现一家还营业的小超市,连忙买了一些面包和水,又找到一处地下通道,靠着墙壁,他暂时歇了下来。

 

女友也焦急万分,不停给他发信息,打电话,恨不得飞过来救他,但她那边也已经封闭了道路,处处关卡重重,见面是不可能的了。

 

朱海冷静下来,明白在灾难面前,往日有规律的生活,已经如潮水中的沙堡分崩离析,眼下要做的,就是要活下去,想方设法回到罗田老家,这才是头等大事。他心里一亮,从小就知道一句话,遇到困难找警察,现在为什么不向警方求救呢?

 

他立马起身,走回到南昌火车站派出所,警察们听了他的介绍,又看了他的健康证明,热情地帮他用电话联系了一家快捷酒店,可以入住。朱海带着派出所开具的介绍信和相关证明,来到这家酒店,150元一天,包早餐。

 

在这里,朱海住了17天,足不出户,吃喝都在酒店。幸亏南昌人厚道,没有哄抬物价,否则他身上带的钱根本撑不了这么久。

 

一边住一边打听回家的路径,罗田家乡河铺镇和白鹤垸村还主动给朱海打了电话,关心他的身体情况,让他安心住下,他们也在积极想办法帮助他早日返乡。

 

朱海的心安定了许多,打听到南昌有火车开往合肥,他想,安徽与湖北相毗邻,不如先到安徽,再想办法。想到做到,他马上退房,去火车站买了到合肥的车票,几个小时后到达合肥火车站。

 

没想到,合肥所有连结湖北的交通通道也全部关闭了,酒店同样不接纳湖北人,街上找不到开门的商店和餐馆,买不到吃的,朱海只得忍饥挨饿。万幸的是,他身上有绿色健康证明,在安徽省内基本可以通行,他想来想去,来到长途汽车站,买了张到金寨县的车票——到了金寨县,离湖北罗田只隔着一个大别山脉了。

 

到了金寨县,出了车站,就是防疫卡点,工作人员将朱海拦下,测量体温正常后,告诉他此地不能久留,必须迅速离开。朱海傻了,这儿距罗田还有200公里路程,现在既没班车也找不到出租车,他难不成要靠双脚走回去?饥饿和寒冷让他浑身发抖,嘴唇乌青。

 

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员看他可怜,答应开私家车送他到湖北境内,但只能到边湖北边界,不能往腹地深入,那儿可是重灾区。朱海很感激,付了600元给对方当油钱,心想终于可以回家了。

 

路上车少,一路顺畅,那人将朱海送到湖北麻城木子店服务区,说什么再也不往前走了,如果再送,他也要被湖北关卡留下,得在湖北隔离14天。朱海很能理解对方,就下了车让对方返回。

 

此时已是下午2点,朱海在路边守了半天,没有一辆车通过。村领导得知情况后,马上向镇里汇报。自己的村民在路上受苦,镇政府和村委会都很着急,想派车去接朱海回来,可是木子店服务区和沿途卡点,不归河铺镇管辖,四处联系协调,可沿途卡点的回复异口同声,说非常时期,不能破例,无法通融。

 

天色渐渐暗了,再不做出决定,就得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服务区过夜了,朱海做出一个大胆决定:走回去!

 

服务区围网有一处小豁口,他从口子中钻出来,往后面的山上走去,往家的方向,开始了长达6个小时的步行。

 

山上地势高,远远望去,依稀可以看见山脚下林立的关卡,如果一旦经过关卡,等着他的将是又一个14天隔离期,他真心被隔离怕了,他此刻只想回家,回到山村里温暖的家,烤着炉火,吃着热腾腾的吊锅,然后洗个澡,美美睡一觉。

 

他不敢走国道省道,连县道乡道也不敢走,因为连每个乡村路口都设有卡口。他在山路上踽踽独行,一天下来,他只早上只吃过一碗泡面,之前的两天没有吃过米饭,现在,他走得浑身虚汗,胃里面饿得铰疼,浑身无力,几次瘫软在地,大口喘气。

 

记不清走了多久,晚上八点钟,夜色笼罩着山谷,北风在耳边吹过,两边的树林里发出奇怪的响声,朱海心里泛起阵阵恐怖和绝望。温度越来越低,他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就在这时,他远远看见拐角处亮着灯火,有一处人家。

 

顾不上别的了,朱海大力敲响了门,过了一会,女主人打开了门,见他篷头垢面,满脸憔悴,身上衣物脏兮兮,以为他是流浪的乞丐。当朱海说明情况时,女主人充满同情,请他进屋坐下,给他端来开水,拿来饼干和水果给他充饥。朱海这才知道,这里是麻城市张家畈镇的地界。

 

过了一会,得到报告的村支书过来了,为难地说,不敢收留,朱海必须得离开,这段时间形势吃紧,村里也高度紧张,一旦有外来人口进入,全村人都会起鸡皮疙瘩,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正在绝望之时,村里一位来看热闹的年轻人向朱海伸出了援手,他在看了朱海的所有证明和身份证后,让朱海骑上他的摩托车,到附近的张门口村,村里的书记正在村口卡点执勤,他刚才已电话联系了书记,书记同意帮朱海回家。

上一篇: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为什么和渣男谈恋爱会“上 下一篇:乌鲁木齐私家侦探|老公不行是不是出轨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