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乌鲁木齐侦探 > 新闻资讯 >

乌鲁木齐侦探公司|男友不敢睡我

乌鲁木齐侦探公司|男友不敢睡我
徐清清刚进公司时,就听说过王钧。
王钧是她老乡,公司里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曾是清华的高材生,油画也画得好。
这样的多金才子自然不缺女人青睐,只是他似乎从未打算定下来,快四十了却仍旧单身,几任女友换着花样逼婚,使尽各种招数,却仍旧换不来他的一纸婚书。
花心的男人,徐清清向来不屑。
她理想中的爱情模板,是早逝的爸爸妈妈那样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眼里只能容下彼此。
在徐清清的心里,王钧这样的情场浪子,必定轻浮油腻,人品低劣。
对他改观,是因为一场酒局。
 
那天公司招待一名重要客户,部门经理点名要她去,那时徐清清刚出校门,单纯又青涩,哪里应付得来这种复杂场面?
 
喝到不行的时候,她想逃去卫生间,结果被人拉住调戏,是王钧替她解了围。 
 
乌鲁木齐侦探公司平白欠了他这样一个人情,徐清清想着总得道个谢,她从公司群里找到了王钧的微信加上,王钧很快就通过了。
 
她说要请他吃饭,又怕他多想,还好他拒绝了。    
     
这件事情之后,两人算是有了点小交情,彼此见面会点头微笑了,但也仅此而已,两人私底下并无更多的联系,直到发生了那个乌龙事件。                                 
 
02
 
那天,徐清清接到了个难缠的客户,加班到夜深也没法回家,心头烦躁,就在朋友圈发了个牢骚,屏蔽了同事和客户。
 
她刚发完朋友圈没一会,突然王钧弹了个语音电话过来,让她删掉朋友圈。
 
她急忙打开朋友圈一看,原来自己发朋友圈时勾错了,选成了仅对客户和同事可见。
 
徐清清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把朋友圈删除了。若不是王钧,她差点惹了个大祸。
 
她给王钧发消息致谢,王钧又说起了一些职场上的禁忌,以及应对这类客户的话术等等,言语间满是好心的指点。
 
虽然不知王钧对她的善意从何而来,但徐清清初入职场,这样切实有效的职场经验正是她所需要的,因此,她又厚着脸皮请教了王钧好几次工作上的事情,他都一一耐心解答。
 
王钧自己的一些小客户,他也会顺手分给她。
 
一开始,徐清清还担心王钧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可是时间长了,徐清清发现王钧和她交往极有分寸,从无一句轻佻的言语,也没有一丝过界的举动,除了工作,他们的谈话并未涉及其他。
 
私底下,王钧在她面前就是一个端方有理的谦谦君子,从未表露过一丝一毫暧昧的情绪,她只能把他的善意归结为他善良的天性。
 
徐清清想不明白,乌鲁木齐侦探公司为什么如此谦谦君子,会有个花名呢?
 
03
 
王钧对她的好,同事都看在眼里。
 
有人半开玩笑说他俩有事情,每每这时,王钧都会异常严肃地板起脸:“别瞎说,我要是结婚早点,女儿都和小徐一般大了!”
 
玩笑开多了,徐清清嘴上否认,心里却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徐清清父母去世得早,她是外公外婆带大的。她从小就渴望有个人能如父兄一般关爱自己。
 
她开始越来越依赖王钧,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迫不及待地想和王钧分享。
 
生活中遇见了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王钧。她和他的聊天内容,也渐渐由工作,延伸到了私人的情感。
 
徐清清的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王钧。
 
他不动声色地疏远了徐清清,不再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她发的消息,他也回得敷衍,后来甚至渐渐不回。
 
徐清清察觉到了他的冷淡,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不算特别漂亮,但也算年轻好看了,她如此热情,他居然视而不见。
 
而且不久后,王钧还主动去外省出差一个月,听见这个消息,徐清清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若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那她也会就此转身,留给彼此一个体面。
 
可老天却给她开了个玩笑。
 
04
 
徐清清也被派去那个城市出差了。而且,是去协助王钧,在酒店的会议室里,她碰见了许久不见的王钧。
 
但是两人只是淡淡地交汇了一下眼神,没说什么话。
 
开完会,乌鲁木齐侦探公司两人又一起去陪客户吃饭,正是冬天,王钧挑了一家火锅店。
 
却没想到,在火锅店里出了意外,服务员加汤的时候脚下一滑,一整壶热汤兜头盖脸地朝徐清清的方向泼去。
 
下一秒,她被拉进一个泛着洗衣液香味的怀抱。她下意识地抬头,王钧脸色泛白,眉头紧紧拧着。
 
王钧替她挡住了那锅热汤。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徐清清根本来不及反应。    
 
众人七手八脚地围上来,赶紧送王钧去了医院,医院太远,热汤在衣服里焖了太久,王钧的后背和手臂都已经三度烫伤。
 
一直到办理完住院手续,医生给王钧换了药,她才想起来,跟他说了一声谢谢。
 
王钧微微摇了摇头。
 
徐清清的心,却乱了,他明明如此关心她,却又对她的爱意视而不见。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住院的第一天晚上,她彻夜不眠地守着王钧,看见王钧在睡梦中仍旧因为疼痛紧紧蹙眉,她忍不住伸手去抚平他眉间的褶皱。
 
沸水淋身一定很痛吧!危急时下意识也要护着她,真的只是因为他善良吗?她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王钧对她,也并非全无感情?!
 
月亮透过窗户洒落一室清辉,病房内寂静无声,无人听见她内心的汹涌澎湃。
 
05
 
王钧在医院住了十天。
 
徐清清一直陪着他,因为要输液,得有人看着,她日夜都守在他的病床边。
 
但他们说的话并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住院的第二天,她从医院食堂打了早饭来吃。大锅菜谈不上好吃,只能说是果腹,两人吃得没滋没味。
 
王钧突然问她:“你会不会炖汤?山药排骨汤?”
  
徐清清楞了下,点了点头。
 
医院的茶水间就在王钧的病房对面,里面有微波炉和插座,给病人热饭菜。
 
徐清清买了小电炖锅和食材,去茶水间给他熬汤。她正忙碌,无意间一回头,看见王钧正倚着门看她,目光里满是温柔。
 
此时隔壁床的大爷正好路过,笑眯眯地跟王钧说:“多贤惠的小姑娘,你要好好对人家!”
 
徐清清立刻红了脸,她看了一眼王钧,王钧也看着她,但很快两人都收回了目光。
 
不知是不是错觉,徐清清总觉得,王钧看她的眼神里,有种她读不懂的情绪。
 
此后,王钧日日都指名要喝山药排骨汤,竟也不会腻。
 
06
 
转眼十天过去。
 
出院那天,徐清清送王钧回家,到了门口王钧忽然停下来,说让她回去。
 
乌鲁木齐侦探公司,“这么多天没回来了,家里肯定很多灰尘,你手还没好彻底,我帮你打扫一下卫生,毕竟是你救了我。”
 
话音刚落,不等王钧多说,徐清清就进去了。
 
她一进去,就被墙壁上的巨幅油画吸引了目光,是一个女人的画像,而且女人的脸,分明就是徐清清,画像的右下角,写着一行漂亮的字体:xu  落款王钧。
 
徐清清愣住,她转头紧紧盯住王钧,眼睛亮得惊人,什么也没说,脸上却是满满的羞赧。
 
王钧抖着嘴唇似乎想解释什么,可是最终却只长长地叹了口气。
 
徐清清只觉得满心欢喜。
 
王钧呆站在客厅里看着她忙碌,神色复杂。
 
07
 
不久后,徐清清开始明目张胆地追王钧。
 
她对王钧嘘寒问暖,常常给他送爱心便当,王钧明确拒绝过:“你太小了,我们不合适。”
 
可是徐清清满不在乎地说:“那你画我干什么?”
 
王钧说不来。
 
徐清清又说:“这世界上那么多相差十几岁的夫妻,不也过得好好的?”
 
徐清清才二十二岁,花朵一样鲜嫩的脸庞,清澈的眼睛里全是他的倒影,年轻女孩子奉上了一腔坦荡热烈的感情,王钧难以招架。
 
她想,他之所以拒绝她,就是因为年龄差距吧,只要她一如既往地追他,他必定会投降。
 
渐渐地,王钧也确实默认了他们的交往。或许是因为年长她十几岁,他比同龄的男孩子体贴许多。
 
徐清清稍微有点感冒发烧,他就紧张不已,非要带她去检查身体。和徐清清逛街,什么东西她多看了两眼,王钧转头都会悄无声息地买下,讨她欢喜。
 
王钧最喜欢在无事的周末,对着徐清清画画,一脸痴迷。
 
这一个个甜蜜的瞬间,徐清清每每一想起,就忍不住嘴角上扬。他们俩几乎从不吵架,对于徐清清,王钧总有超乎寻常的耐心。他们的感情,顺利得不可思议。
 
然而,这看似完美的幸福背后,徐清清却有个难以启齿的担忧:她总觉得,王钧对她太过于“正人君子”了。
 
谈恋爱这么久,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也仅限于牵手和亲吻额头。
 
不管约会到再晚,王钧都坚持把她送回家。就算是同处一室,他也从不对她“动手动脚”。
 
难道,他有什么隐疾?她决定找个机会试探下。
 
机会很快就来了,某天晚上,徐清清和王钧拜访完客户回家。客户钟爱品酒,那天高兴,拉着他们多喝了几杯。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有了醉意,自然是不能开车了。
 
徐清清家离这里不远,于是她提议走路回家。
 
晚风清凉,街道空旷,世界仿佛安静得只剩下他们二人,徐清清痴痴地看着身旁男人的侧颜,想到这样一个男人是她男友,以后或许还会成为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她的心里就一阵甜蜜。
 
很快就到了她家楼下,王钧转身同她告别。徐清清脑子一热,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走。
 
王钧愣了一下,低头,与徐清清的目光撞了个正着。他的眼神陡然变得幽深起来……
 
说不清是谁主动的,从眼神交汇到肢体纠缠,一切都发生得电光火石般迅速,又似水到渠成般自然。
 
徐清清晕乎乎地上楼,掏出钥匙开门,王钧拥着她,跌跌撞撞地进了客厅,他们纠缠着倒在了沙发上。
 
可能是动作太大,茶几上的相框被扫落在地上,“啪”一下碎了。
上一篇:乌鲁木齐侦探社|他说没时间恋爱转眼却结了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