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乌鲁木齐侦探 > 私家调查 >

乌鲁木齐侦探调查|我和哥哥的十年孽缘

乌鲁木齐侦探调查|我和哥哥的十年孽缘
我叫
林七月,在大学毕业典礼那一天,嫁给了养父母的大儿子,罗成。

 

罗成长相英俊,待人温和,是我见过最优秀的男人。

 

如果他不是几年前出了车祸,双腿残疾,肯定轮不到我当他的妻子。

 

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更想替收养我十几年的养父母,尽一份心意。

 

可是,罗成的弟弟,罗燃始终不肯放过我。

 

在结婚的第二天,他就强J了我,隔着一道门板,罗成就在外面…

 

“我求你了…求你了!”我在他耳边哀求,“大哥在外面……”

 

罗燃愤愤一顶,几乎到了最深处,我差点尖叫出来,双手紧紧勾住他脖子。

 

“怕了?”罗燃轻蔑的眼光掠过。

 

突然他抽身,我一下子失去平衡,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几秒时间,他迅速拉好裤子拉链,整理好衣服,又成了那个衣冠楚楚的罗家二少。

 

我倒在地上两腿发软,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他走过来,把我从地上拽起来,随手一扔,扔到沙发后面。

 

“待在这不许乱动!”他冷冷吩咐。

 

紧接着他打开门,我的心一瞬间提到嗓子眼。

 

“大哥。”他笑道,“找七月?”

 

“是啊,她不在这?”

 

“我没看到她,她大概去院子里散步了吧。”

 

我躲在沙发后面瑟瑟发抖,心里无限的愧疚。

 

那种支离破碎、抽筋剔骨的痛,一寸一寸啃咬我皮肤,吸食我血液……

 

那一刻,我恨不得罗燃去死!

 

我悄悄看着门口,罗成坐着轮椅走远,罗燃沉重的脚步声,又一点点踱了回来。

 

“赶紧回房间,把自己收拾好。”

 

他冷冷看着我,目光移到我两腿之间,他竟然也一脸嫌恶。

 

“下午去看爸妈。”他说,“该怎么做,不必我提醒你吧?”

 

我狼狈的跑回房间。

 

放了一盆冷水,我把自己泡在里面,整整两个小时。

 

冰冷刺骨的感觉让我异常清醒。

 

这些年和罗燃种种纠葛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从脑海里掠过。

 

我不知道这种关系什么时候能结束,但我有种强烈的感觉。

 

如果再这么下去,我要么疯了,要么拿把刀杀了他。

 

 

2
 

罗家父母乘坐的航班,下午三点准时降落。

 

我花了很久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招待他们。

 

对于罗燃不知廉耻,强迫我的事,我真的不敢说出口。因为我害怕,一旦被他们知道,肯定会觉得是我勾引了罗燃。

 

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罗家父母,我一个人肯定活不下去,从我八岁那年被收养开始,我就发誓要用一辈子回报他们。

 

从前他们是我的养父养母,现在变成我的公公婆婆。

 

父亲罗正新是个特别成功的商人,注定他没法给家庭投入太多精力。

 

尤其在小女儿罗安出事之后,他回家的次数更少了,每天都在外面应酬。

 

母亲沈寒梅,一个比较普通的家庭妇女,跟那些豪门太太无异,生儿育女,养尊处优。

 

只不过在失去小女儿之后,她常常精神恍惚,出现幻觉。

 

后来医生诊断,她是因为强烈的精神刺激诱发了重度抑郁症。

 

“爸、妈,请喝茶。”

 

他们一进门,按规矩,我是应该敬一杯媳妇茶的。

 

可当我端着茶杯走到他们跟前,罗燃又在这时候发作。

 

“给公婆敬茶,你不应该跪下吗?”他冷冷低吼。

 

我身子一颤,看向罗正新和沈寒梅,他们神情淡淡的,似乎也没有为我说话的意思。

 

我明白,自己在这个家里身份低微,这种卑贱是刻在我骨子里的,不管我是他们的养女,还是他们的儿媳。

 

我轻轻跪下,敬了茶,抬眼看到罗燃锋利的眼神,和微微勾起的嘴角。

 

晚饭后,罗正新回房休息,沈寒梅拉我坐在她身边,叮嘱我以后好好照顾罗成,如果可能的话就生个孩子,罗成就算那方面不行,但现代科技这么发达,试管婴儿总可以的……

 

3
 
我脸一红,低下头,感觉到罗成温柔的目光。
 
同时也觉得有两束寒光从背后袭来……
 
“对了,小燃!”沈寒梅回头,一脸喜气,“思琪要回来了,你知道吧?”
 
罗燃闷闷答应一声,“嗯。”
 
“那你可得抓紧时间。”妈妈笑道,“阿成已经结婚了,你争取年底把思琪娶进门。咱们家今年就是双喜临门!”
 
他脸上露出一种不耐烦的神色,对母亲敷衍了一阵,就回房间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还带着点酸味。
 
不过转念一想,也好,有女朋友管着他,罗燃肯定会收敛,这样我也不用再受苦了。
 
……
 
晚上十点,我帮罗成做完腿部按摩,扶他睡下,自己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了。
 
起身,悄悄走到客厅,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
 
一边喝水,一边想着沈寒梅说的话,试管婴儿,我真的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如果罗燃还一直纠缠不清怎么办……
 
突然,一股力量猛然袭上肩膀,我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发现正是罗燃。
 
“罗燃?”我低呼,“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他压在我身上,两条腿盘上来,一只手控制着我,另一只手轻车熟路掀开我睡裙探进去。
 
“不要!”我快哭出声来,“罗燃,这里是客厅,你适可而止!”
 
“老子想办你的时候还分什么时间地点吗?”罗燃冷笑,“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客厅发呆?怎么,大哥上你床了?”
 
“我们什么都没做!”
 
喊出这句话我感觉有些奇怪,倒好像我在跟他解释什么一样。
 
“你们想做也做不成!”他笑的更邪劲,俯身在我胸前狠狠一咬,“大哥满足不了你!”
 
“啊……”我吃痛,刚喊出声便死死咬住嘴唇。
 
那一刻我心里充满恨意。
 
4
 
罗燃他凭什么这样羞辱我、蔑视我?
 
猛的,身体里窜出一股蛮力,我猛一挣脱,从他手腕里挣扎出来,“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他脸上。
 
他先是被我打的一愣,接着又用更粗暴的手段对付我。
 
疼痛让我忍不住叫出声,可罗燃丝毫未觉,一次又一次地折磨我。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浑身像散架了一般。
 
恍惚间好像看到罗成站在楼梯口…
 
顿时我全身一阵紧缩,脊背发凉,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这么紧!”罗燃低呼,一巴掌打下来,“呵,真够贱的!”
 
疼痛让我清醒不少,再往那边看时,那里空无一人。
 
或许,只是幻觉吧。
 
不知过了多久,罗燃终于离开。
 
我在黑暗中,默默流着眼泪,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告诉自己,再忍忍,等罗燃女朋友回来,肯定不会再强迫我。
 
……
 
周末,罗成说带我去了解试管婴儿的事。
 
一路上,他罕见地话多了些,一直问我想要什么模样的孩子,像我还是像他。
 
我能感受到他对孩子的渴望,心里似乎没那么苦了。
 
真好,我以后的孩子比我幸福,有一个这么爱它的爸爸。
 
医生叮嘱了我们很多注意事项,才同意签试管婴儿的协议。
 
当名字落在纸上那一刻,我的手在微微颤抖,这纸薄薄的协议,或许就是我以后重获自由的保障,我甚至幻想着以后能出去工作,当一名记者,四海为家。
 
不再受罗燃的禁锢……
 
想到这我咬了咬嘴唇,毅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与渴望自由的心情相比,这点付出根本不算什么。
 
5
 
那段时间我每天坚持锻炼,按时服用维生素,并且保持心情平和。
 
在家里,我尽量躲开罗燃,他一般早上八点半去公司,晚上六点回来吃晚饭,有时加班到深夜。
 
我就在这几个时间段躲在房间里。
 
反正照顾罗成,是再合适不过的理由。他罗燃就算再混蛋,也不可能硬闯进他大哥的房间折磨我吧…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他。
 
那天晚上他早早回家,可一回来就钻进书房,连晚饭都没吃。我睡觉的时候特意看了看,他书房的门缝里透出亮光,看来要处理的公事很多,他晚上要熬夜了。
 
我笑了笑,转身回房,这段日子没有他打扰,生活平静了很多,也顺心很多。
 
罗成已经吃过药睡下,我也换了睡裙躺在他身边,特意往他那边靠了靠……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我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我握住他的手,跟他十指相扣,像很多夫妻相拥而眠那样,我也搂住他,轻轻闭上眼睛。
 
可就在这时,门把手“咔哒”一声响。
 
我一惊,猛地坐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方向。
 
黑暗里,卧室门闪开一条缝,缝隙越来越大,接着一个黑影不紧不慢从外面踱步进来。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攥着被子蜷缩成一团,那个黑影离我越来越近,直到站定在我身前。
 
忽然一只手搭在我肩上。
 
我差点惊叫出声。
 
“怎么了?很怕我?”熟悉的声音和气息萦绕在耳边。
 
我只觉得后背发冷,头发都要竖起来。
 
“罗燃,你……”
 
罗燃坐在床边,一只手伸过来,从我的耳垂、脖颈一路抚摸下去……
 
“你干什么!”我身子一缩,下意识的看看罗成。
 
奇怪的是罗成睡的无比安稳,似乎什么都听不到。
 
罗燃咧嘴一笑,暗夜里他眼眸发出冰寒的光,像一头穷凶极恶的狼。
 
“大哥不会醒的。”他冷笑,“你想想你今天给他吃了什么药?”
 
我脑子里一团混乱。
 
除了罗成平时吃的药,我还能给他乱吃什么?
 
上一篇:乌鲁木齐私家调查|千里送婚外情 下一篇:乌鲁木齐市私家侦探|我和妈妈同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