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乌鲁木齐侦探 > 新疆侦探 >

新疆私家调查|被玷污后,我活成了同学嘴里的荡

新疆私家调查|被玷污后,我活成了同学嘴里的荡妇

我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医院。

 

眼前的一切还带着白光似的模糊感,看不大真切。

 

我耳朵嗡嗡响,能依稀分辨出有人在我耳边说话。

    

“段梦,段梦,听得到吗?

    

我眨了眨眼,眼前的模糊感消失了,面前是穿白色衣服的护士。

 

松了口气,下体的疼痛已经慢慢减轻,我微微闭眼,想要放松休息一下。

这时候警察进来了。

 

“你好,段梦。我想要再针对犯罪细节详细的了解下情况,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正在做什么?他是怎么强暴你的?做到了哪种程度?” 

 

我张了张嘴,爸爸扑过来挡在我面前,脸色铁青的对警察吼。

 

“事情都这样了你们还问什么问?这么丢脸的事你们非得弄得人尽皆知是不是,女儿成了烂货我以后还怎么做人滚滚滚,滚出去!

    

警察很无奈,脸色凝重,“我们要确认一些细节才能依法将犯人判刑。

    

“判刑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吗?这能怪那个犯人吗,要怪还是怪这丫头太骚太贱了,要不然为什么不是别人而偏偏是她?

 

 

爸爸说到这里狠狠的掐了我一把,“骚货,跟你妈一样!

“这位同志请注意你的措辞!”警察严肃的瞪了我爸一眼,出声警告。

 

“如果你真的想替你的女儿讨回公道,就应该让她把事情都说出来,让犯人绳之以法才是最正确的事。

 

“讨什么公道不需要,这件事算我们倒霉,你们赶快走,我们不报案了!”爸爸怒吼,把警察和护士赶出了门。

 

我躺在床上,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件事是我的错吗?

    

爸爸骂骂咧咧的走进来,一个巴掌劈头而下,“你现在已经成了没人要的烂货了你知不知道?你这辈子已经毁了!

    

我捂着脸,咬着唇不敢吭声。

 

一辈子被毁了是什么概念?

    

是死亡的意思吗?

 

人只有在死亡的一瞬间才会一无所有。

 

 

可我,明明还活着啊。

我被爸爸接回了家,家门口堵着很多人,他们对我指指点点,目光里包含着同情,更多的是看热闹的好奇。

    

爸爸很烦躁,嘴里骂着脏话喊他们滚。

 

众人哄散,只有隔壁的那个刘老汉笑嘻嘻的站在那里盯着我,眼神露骨,让我觉得恶心。

    

我被强暴的事很快被媒体放大报道,一时间成了整个小镇茶余饭后的谈料。

    

我不敢出门,偷偷捡了份报纸看。

 

报纸上除了说我被强暴的时间地点,还配了一张图,是我被人发现时的模样。

 

照片上我的脸被打上了马赛克,虽然照片模糊,可我仍然能清楚的分辨出图片中的人是我。

 

 

女孩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堆草垛上,就那么赤裸裸的暴露在大众的视线里,毫无隐私可言。

图片下的文字被黑体加粗,”可怜少女一生都将蒙上阴影。 “  

    

 

新疆私家调查我脸颊发烫,红得滴血,羞愧得立马去死。

上一篇:乌鲁木齐私家调查|初恋变情人,真爱还是假意? 下一篇:乌鲁木齐市侦探取证|当男人只想睡你的时候